張忠林:在常態化防疫的今天,發燒病人看病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文/觀察者網專欄作者 張仲麟】

今年秋天的降溫來得非???,降溫速度比往年還要快。雖然新冠病毒在中國已經得到了全面控制,但在恢復正常生活的過程中,新冠病毒這四個字仍然是每個人腦海中的陰影。因此,在微信家庭群中,也是“帶著各種傳聞出現。

就說筆者在家族群里所看到的謠言,說一旦著涼感冒發燒了去醫院就診就是14天隔離警告,所以要多穿衣服。

就說我家長輩吧,也在微信家庭群里發這種讓人哭笑不得的謠言

如果從善意的角度猜測,這一謠言的目的是關照他人感冒發燒后果很嚴重,14天隔離警告看著辦,千萬別著涼感冒了要多穿衣服。

但換個角度來看,如果有人真的相信這個謠言,認為自己發燒去醫院,就會被送到醫院強制隔離14天,自費1萬,面對“交叉感染”的風險,那么最有可能的選擇是感冒發燒不去醫院,結果病情惡化,感冒升級為肺炎,這甚至是生命——威脅。

從前世的經驗來看,相信這種傳聞的人,很可能會做出這樣的選擇。那么此時的“善意提醒”謠言無疑已經成為耽誤人們及時就醫的“惡意傷害”謠言。 “醫院易誤診”、“隔離期間交叉感染”是對我國醫療體系的惡毒攻擊,讓人懷疑其動機。

諷刺的是,幾天后因為降溫,我穿著一件短袖T恤出門,這讓筆者感到很不幸。感覺不對勁,我趕緊向單位請假,回家了??粗w溫計上的38℃,我不禁陷入了沉思:我又要被棉簽戳到鼻孔里了(指核酸檢測鼻拭子采樣)。

想起前幾天微信上對家中長輩的“關愛”,雖然知道因為只有一種發熱癥狀,不可能隔離14天醫學觀察,但還是很期待治療當今醫院發熱病人的處理過程。畢竟作為醫院的???,這六個月才看到醫院的防疫措施,并沒有親身體驗發熱患者的就醫過程。心情不好的時候,我還在好奇醫院的治療過程。

先過三道關

拿著病歷本,戴上口罩,就到了我常去的上海一家三級醫院。由于防疫措施,進出醫院的流程與疫情前相比發生了很大變化。疫情前,進入醫院有多個入口,但在疫情防控期間,為了控制人流,只預留了一個入口用于測溫。

路過臨時非接觸式測溫點的時候,我還是有些期待的:我已經38度了,測溫攝像頭應該能把我從人群中拉出來吧?畢竟作為??臀液芮宄?,醫院有三個檢查點:入口測溫攝像頭、中間健康碼檢查、進入門診樓時的測溫攝像頭。

不過,不知道看測溫屏的小哥是在逃跑,還是非接觸式測溫系統沒有開啟體溫異常提示。當我通過第一級時,沒有任何障礙。老實說,這有點令人失望。如果找不到發燒的人,這個測試有什么意義?

檢測的第一道關口:臨時搭建的測溫點

第二道關口則是檢查手機上的健康碼,當然在上海么就是得用隨申碼。

這個門口的保安只認手機上的二維碼。如果手機因網絡問題無法立即顯示二維碼,將在出口處被屏蔽。作為醫院的???,我也曾經歷過應用代碼無法顯示帶來的沖突。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有媒體提到,由于老人沒有智能手機,在常態化的疫情防控只認各種碼的情況下,老人出行很困難。但醫院已經有解決這個問題的措施。如果老人沒有智能手機無法出示二維碼,他們將采取特殊渠道手動填寫報告并在第三遍測量溫度。

搭起的大棚就是第二道關口,用來核驗健康碼

而第三道關口則是進入門診大廳。

已驗證健康碼的人走一個通道,需要手動申報的人(如老年人)走另一個通道。進入門診大廳,還是要通過測溫攝像頭。本以為這里的體溫測量會更嚴格一些,但還是沒有找到我的發燒患者,體溫38度。

測溫攝像頭的設置是為了從人群中快速篩查體溫異常的人,而醫院使用的測溫攝像設備在體積上也是高端產品。無論是攝像頭沒有檢測到,還是屏幕顯示體溫異常而監控人員沒有檢測到,這些先進的防疫設備都變成了顯示器。

當然,換個角度看,現在還不是二三月份的疫情嚴重期。在上海長期沒有本地病例的情況下,防控水平下降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風險等級真的降低了,為什么要把測溫相機當顯示器呢?是不是讓人覺得自己是在“認真防疫”?

左側是核驗過健康碼人員的通道,右側是人工申報通道(多為老年人),入門處就是測溫攝像頭

沒有智能機的老年人進行人工申報

自從進了醫院的大門,在進入門診大廳之前就沒有發熱門診的跡象,只能隨著人流進入擁擠的門診大廳。在問訊處詢問后得知,發熱門診要從門診樓的后門出去,在醫院的后面。在樓內,筆者也只發現了一個標明發熱門診方向的標志,即門診樓的后門。

盡管筆者在這家醫院已經十多年了,即使有標志,我還是在醫院里轉了一圈,十分鐘后在一片樹林中找到了發熱門診的位置。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綠色入口路徑旁邊有一個巨大的發燒診所標志。我認為這是我向左走的標志。不是發熱門診在這里,我之前和之后找的時候已經問過了。四五個工作人員。

曲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左側的彩鋼板房就是發熱門診

發熱門診是臨時搭建的一層彩鋼板房。由于只有一層且被綠化帶環繞,只有一條小道通向主路,確實非常容易錯過。

發熱就診

既然到了發熱門診,那自然得先去預檢臺走一下流程。

與門診大廳的醫護人員不同,發熱門診的醫護人員可視為全副武裝:防護服、醫用N95口罩等。之前的武漢火神山和雷神山,畢竟沒有那么大的防護壓力?;蛟S可以稱為“火神山醫護青春版”?畢竟在上海,除了浦東機場國際到達隔離區和新冠患者收治醫院外,其他地方都不需要三層防護。

和預檢臺小護士說了發燒之后,小護士就用耳溫槍對我進行精確測溫,測得38.1℃,符合發燒標準。好了,我最期待的環節開始了。

然而,并沒有發生之前我想象的預診臺護士小姐姐按下電鈴,門后沖出數名醫護把我塞進隔離艙運走的場面。

“來,先掃碼,你是陪護嗎?(指我老婆)如果你們一起看,也可以掃一掃?!弊o士遞過來的膠頁上,印著國務院牽頭的疫情防控行程。獲取微信小程序二維碼顯示過去14天的行程。當然,我從來沒有離開過上海,它也以綠色顯示。

發熱門診得先掃碼進入國務院微信小程序

行程小程序掃碼結果

確定行程后,在就醫前進行血常規檢查。血常規出來后,醫生會打電話咨詢。醫生詢問了我的癥狀,結合血常規檢測報告,初步判斷是細菌感染引起的發燒,但還是不嚴不嚴地安排我做核酸檢測。

核酸檢測報告不能當場出,晚上出結果,但發熱門診的醫生告訴我,不用等結果就可以轉門診了。詳細登記住址和聯系方式后,就被安排進行核酸檢測。

由于工作需要,這不是我第一次做核酸檢測。進行核算、檢測、取樣的醫生和護士,可以說是發熱門診中防護措施最嚴的。除了防護服和N95口罩,還有很多面罩和護目鏡。雖然不是第一次被長棉簽采樣,但是當長棉簽探入鼻腔根部進行采樣時,還是讓我感覺像是棉簽刺進了大腦——多少次都習慣不了

完成采樣后,醫生就打發我轉去門診對應科室就診。這么算來,我在發熱門診待的時間前后不足半小時,其中還包括等待血常規檢測報告的十分鐘。

而已?發熱門診這么快就結束了?不過轉念一想,發燒的病人,尤其是發燒的孩子,人數并不多。在疫情得到全面控制的今天,如果發熱患者仍與敵人為敵,將是對醫療資源的巨大浪費。

就診發現

在隨后幾天的就診與掛水中,我也發現,現在醫院對新冠病毒的防控措施很多已從臨時性的措施轉為長期性措施了。

比如我有先入為主的預想只能從臨時考點的預制房間進入醫院(即第一關),但是在醫院的正門處建了一座鋼結構建筑,作為另一個考點.溫度檢測點入口用于分流。

就診的第三天,我發現三關口前用來控制人流的一米欄桿座椅,已經被木框組成的隔板所取代。與之前的一米線欄桿座椅相比,加厚的木架更加堅固,可以防止人越過一米線。

從這些細微變化中都可以看出,醫院已經從臨時措施轉向長期化、常態化的管控措施了,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

相比彩鋼搭建的臨時測溫點,這樣的永久性測溫點給人的體驗就好很多了

一米線欄桿也都換成了木架子

美中不足的是,發熱患者去發熱門診的指導不夠。第三天去的時候,發現檢測點有發熱病人報告標志,但位置并不顯眼,人多時容易被忽視。至于測溫攝像頭沒用的問題,在公共場所的測溫點幾乎是個問題,但在醫院應該不會發生。

在復診時就發現測溫點沒有人,而且貼在電腦顯示器背后的發熱病人申報提示很容易被人忽視

通過幾天的就診實踐,我應該算是有一定的“發言權”了,可以對目前存在的一些誤區或者謠言進行澄清了。

Q:發熱病人就診會被立即隔離么?

A:并不會,這是謠言。

Q:發燒了需要隔離14天么?

A:同上,并不會。

Q:醫院會容易誤診嗎?

A:并不會,這是謠言。

Q:在醫院被隔離了的話會被交叉感染么?

A:你這是有多看不起經歷了疫情考驗的中國醫療體系?

Q:發熱后健康碼會變黃或者變紅么?

A:并不會,至少上海不會,我的健康碼現在還綠著。

Q:我現在發燒了怎么辦?

A:還等啥啊,去醫院??!

本文為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平臺觀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關注觀察者網微信guanchacn,每天閱讀有趣的文章。